近代科学教育的兴起与发展(续五)

2020-01-13

(接上期)

5 18—19世纪多元发展的各级各类科学教育

新型理工大学、学院  18世纪下半叶,在西欧由政府大力推动下出现侧重于近代科技教学的新型开放大学,而且这些新型大学所开设教授的学科范围大大地扩展了。在矿业学院,那些新的、在某种程度上仍不稳定的化学科学已挣脱传统的束缚,和实践数学课程在课程体系中占据同样重要的分量。化学教学(和博物学一起)经常被另一组国立或政府支持的机构建制化,这些机构在这个世纪建立,包括外科学和药物学的学校和学院。对于已通过传统学徒体系训练的外科医生和药剂师新手,许多欧洲政府(不包括英国)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正规教育,尤其是法国和西班牙的一些学校,到这个世纪末成为科学教育的中心。圣费尔南多学院在西班牙美洲殖民地医学的开创者何塞·伊波利托·乌纳努埃的成功游说下,于1811年在秘鲁的利马创立。[3]64

德国的大学是19世纪最杰出的研究机构,它们在所有的学术领域都有很大的影响,而在科学(不仅仅是医学和生物学)上更是独领风骚,许多新的观点和富有创造力、受过良好训练的人都来自德国。一直到19世纪最后的几十年,在世界各地——从俄国到美国,从日本到非洲——仍可以感到德国在科学技术学方面的影响。

随着一些国立精英学院和专业数学学校的建立,这些由更注重科学的教育机构所组成的新型网络得到官方的认可。大部分新式学校都有倾向于新兴科学学科,包括数学,而这些新式的国立学院主要提供理论数学和实践数学上的指导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它们为现有学院和大学里的数学课程做了补充,但教学水平更高。[3]64

(全文详见2019年3月下)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